1. <var id="qec6m"><center id="qec6m"></center></var>

      1. 綜合應用西醫、中醫、自然醫學的大型現代化醫院

        醫院首頁 典型案例 轉移癌

        轉移癌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15-08-25

        鼻咽癌顱骨轉移

        患者李某,男性,39歲。患者因“鼻咽癌放、化療后2年余”入院。入院時頭痛,口渴喜飲,咽干口燥,牙齦腫痛,面頰脹痛,聽力下降,神疲食少。ECT檢查提示鼻咽癌伴顱骨轉移。

        診斷:鼻咽癌放化療后伴骨轉移(Ⅳ期)。

        入院后給予靜脈營養、針灸、中藥、三氧等綜合治療,同時施以鼻咽部局部熱療,1周后患者頭痛、神疲食少等癥狀好轉。接著,先后進行化療、放療,同時輔以全身熱療、局部熱療,中藥及針灸治療伴隨放化療全程。治療2個月后,患者口干、牙齦腫痛癥狀消失,聽力有所恢復,體重增加3公斤。

        患者出院后仍堅持服用中藥,定期返院接受綠色綜合治療,7個月后復查CT病灶基本消失,ECT見鼻咽癌顱骨轉移較前無明顯變化,無新轉移灶出現。目前定期復診,病情穩定,未見復發及新發轉移灶。

        甲狀腺癌肺轉移、淋巴結轉移

        患者蔡某,男,90歲,離休干部,甲狀腺癌。

        診斷:甲狀腺癌術后,雙肺多發轉移、并右側頸部、縱隔及肝門淋巴結轉移。(Ⅳ期)

        患者2005年體檢時CT檢查發現:1、甲狀腺右葉占位,考慮為甲狀腺腺瘤惡性變可能性大;2、雙肺多發結節,考慮轉移。在廣州軍區總醫院行“右側甲狀腺切除術”,術后病理為甲狀腺乳頭狀癌。術后未行放化療,一直服用“優甲樂”。行胸部CT檢查示:甲狀腺癌術后,雙肺多發轉移、右側頸部、縱隔及肝門淋巴結轉移。

        后患者在我院做綠色綜合治療,局部熱療(肺部+頸部),排毒以及大自血等治療。7個月后,PET-CT復查,頸部淋巴結及肺部轉移瘤未見增大,病灶穩定,肝門部淋巴結未見新發的病灶。患者神經性皮炎基本痊愈。

        2013年和2014年患者在我院每3個月進行一周期的綠色綜合治療,現患者生活質量良好,腫瘤穩定。

        結腸癌肝轉移

        患者樊某,男,73歲,患者因結腸癌肝轉移瘤1月余入院。

        診斷:乙狀結腸中分化腺癌術后,肝轉移瘤。(Ⅳ期)

        患者因“間斷大便帶血5月”于2013年4月11日入住我院,經完善相關檢查明確診斷“乙狀結腸癌”后于2013-04-15行乙狀結腸癌根治術。術后病理示:乙狀結腸:中分化腺癌。后患者在美國復查和治療。2013年11月份患者回國后在我院復查,癌胚抗原(CEA)17.18ng/ml,糖類抗原19-9(CA19-9)295U/ml,2013年11月CT檢查見肝內兩枚類圓形環形強化灶,考慮為轉移瘤,診斷為結腸癌肝轉移,2013年11月26日我院開始行綠色綜合治療,以熱療和排毒為主。

        經過治療,現患者肝轉移瘤基本消失。2014年11月復查CT檢查,肝轉移瘤消失。

        肺癌淋巴結轉移

        患者楊某,女,74歲,因“肺癌并淋巴結轉移2年余”入院。

        診斷:肺腺癌,淋巴結轉移

        2011年10月患者在我院胸片示肺部占位性病變,CT檢查:“右肺上葉可見軟組織腫塊影,大小約5.1cm×4.3cm×3.8cm,邊緣分葉,見長、短毛刺,胸膜牽拉,斜裂胸膜牽拉、上移,增強后明顯不均勻強化,病灶侵犯右縱隔,縱隔、右肺門及雙側鎖骨上窩可見多發腫大淋巴結影,右膈上亦可見淋巴結影。右肺中葉少許條片狀高密度影,余肺內未見明確實質性病變。”診斷為肺癌并淋巴結轉移。后患者到新西蘭,在CT引導下穿刺活檢,病理確診為腺癌,在新西蘭行化療6周期。2012年12月我院復查右肺上葉可見不規則軟組織密度影,大小約1.3cm×0.8cm,增強掃描明顯強化,病灶周圍可見條索影。在我院給以綠色綜合治療,主要給以熱療、電磁療以及中醫藥等治療。

        2013年11月24日我院CT:右肺上葉可見不規則軟組織密度影,大小約1.7cm×1.2cm,其前方可見一類圓形小結節,直徑約0.7cm,兩個病灶相連,增強掃描明顯強化,病灶周圍可見條索影;右肺門可見腫大淋巴結影,約2.2cm×1.4cm。顱腦CT:左側額葉可見類圓形囊性低密度影,直徑約1.0cm,增強掃描邊緣環形強化。腫瘤標記物:癌胚抗原(CEA)17.64ng/ml,糖類抗原19-9(CA19-9)115.4U/ml。

        經過1年余治療,現復查患者肺部和腦部病灶均消失,腫瘤標記物正常,在新西蘭生活質量良好。

        胃癌肝轉移、胰腺轉移、淋巴結轉移

        患者代某,女性56歲。

        患者因“胃脘疼痛伴黑便1年,加重1周”入院。

        診斷:胃中分化腺癌并肝右葉、胰腺、腹膜后淋巴結多發轉移。

        患者因無法手術治療轉入廣東祈福醫院腫瘤科治療。患者入院時體重近8月減輕10kg以上。入院時消瘦明顯,中度貧血,體質較差,予輸血積極糾正貧血,加強營養,制酸、保護胃粘膜以防止繼續出血,給予全身熱療、腹腔灌注、螯合排毒、營養、三氧、中藥、針灸等治療,治療過程中配合醫學氣功療法,治療5周后,患者病情明顯好轉,血紅蛋白穩定在95g/L左右。

        患者住院81天,經綠色綜合治療后,精神明顯好轉,食欲恢復、睡眠、大小便正常,無惡心嘔吐,無腹痛,體重增加了12kg,維持在56kg,未出現黑便,血象恢復正常,貧血得到改善。

        胰腺癌肝轉移、淋巴結轉移

        患者雷某,男。

        患者因“胰腺癌術后1年,腹痛伴食欲差消瘦2月余”入院治療。患者入院前開始出現反復腹痛,食欲差、消瘦明顯,體重減輕8kg,從加拿大來廣東祈福醫院進一步治療。

        診斷:胰腺癌術后,復發并淋巴結轉移、肝轉移。

        患者入院時以食欲差、消瘦為主要癥狀,并伴有疼痛,治療上給予補充胰酶、營養藥膳、全身中低溫熱療,螯合排毒,三氧EBOO交替治療,并配合中藥、針灸等綠色綜合治療。

        患者經過45天的綜合治療,精神漸佳,疼痛明顯緩解,進食正常,體重增至56kg,生活質量明顯提高,參與正常的娛樂活動,卡氏評分90。患者住院后第2個月,復查腹部CT提示:胰頭部殘留胰腺未見復發病灶,肝內多發低密度灶數量較入院前未見明顯增多,大小較前有所減小。

        患者出院后,繼續堅持門診治療,每周螯合排毒2次,三氧1次,局部熱療1次,5個月后復查腹部CT提示:肝內轉移灶數量減少,體積減小;復查血常規基本正常;腫瘤五項均正常。現患者正常生活,無明顯不適,仍維持每周的門診治療方案。


        結直腸癌肝轉移

        患者元某,男,53歲。


        患者因“結腸癌術后2年余,肝轉移介入化療后9個月,腹痛2周”入院治療。


        診斷:結腸癌術后,肝轉移。


        患者入院后經綜合評估后,會診專家組建議給予綠色綜合治療聯合伊立替康、愛必妥治療,但患者拒絕化療及靶向治療,僅接受綠色綜合治療。予螯合排毒、局部熱療、體外循環三氧治療(EBOO),同時予中藥治療和針灸治療。


        患者入院時雖系結腸癌晚期肝轉移,但無明顯的癥狀與體征,住院97天,應用綠色綜合治療過程中亦無明顯不適,治療后精神狀態佳,右上腹疼痛消失,飲食正常,睡眠好。出院后每20天返院門診接受螯合排毒、三氧、局部熱療、針灸治療各2次,并服用中藥。出院后3個月復查腹部CT:肝內轉移灶較前減小,未見新的病灶出現。


        出院后隨訪2年8個月,患者病情穩定,定期門診治療及復查。


        前列腺癌淋巴結轉移

        患者陳某,男,79歲,病案號:1271**,診斷:前列腺癌并淋巴結轉移


        診斷:1.前列腺癌,淋巴結轉移 2.胃、十二指腸潰瘍 3.慢性胃炎


        患者于2008年開始無明顯誘因開始出現尿頻,尿急,日間及夜尿增多,每晚排尿次數最多7-9次,近1年來出現排尿費力、弛緩、斷續,尿不成線,呈點滴狀,淋漓不盡,排尿時間明顯延長,曾在外院診斷為“前列腺增生”,未行進一步檢查治療。2013年8月自覺癥狀進一步加重,來我院行前列腺彩超示(2013-08-20):前列腺體積增大,大小約6.3×5.0×5.0cm;總前列腺特異性抗原(TPSA):360.30ng/mL,游離前列腺特異性抗原(Free-PSA):41.11ng/mL;盆腔MRI示:考慮前列腺癌,并盆腔多發淋巴結轉移。骨掃描結果示:目前未見確切轉移征象,前位左側第6、7肋骨處考慮為陳舊性骨折,雙膝關節處考慮為退行性改變。


        患者入院后,治療上給予康士得、諾雷德內分泌治療前列腺癌,哈樂、保列治改善排尿,配合盆腔部位深部熱療、排毒治療,經過治療,現患者排尿順暢,無尿頻、尿急,夜尿1-2次/晚,無腰痛,胃納可,二便正常。夜間可安睡。復查腫瘤指標總前列腺特異性抗原(TPSA)及游離前列腺特異性抗原(Free-PSA)均降至正常。2014-03-05復查盆腔增強MRI示: 原"前列腺癌,盆腔多發淋巴結轉移"治療后復查,現前列腺右側外周帶可見異常結節影,對比2013.8.24日MRI片,前列腺腫塊有縮小,原盆腔內及腹股溝區淋巴結已基本消失。2014-11-24復查盆腔增強MRI示:"前列腺癌治療后"復查,對比2014.08.04日MR片:前列腺右側外周帶結節較前變化不明顯,前列腺體積較前略有縮小。


        患者出院后,一直堅持我院綠色綜合治療,前列腺腫瘤縮小明顯,淋巴結消失,病情好轉。


        直腸腺癌 肝、肺、肝門淋巴結多發轉移

        患者李某,男,63歲,患者因“直腸癌術后4年余”由門診擬診“直腸癌”入院。


        診斷:1、直腸腺癌綜合治療后 肝、肺、肝門淋巴結多發轉移 肝周種植轉移(pT3N1M1 IV期)


        患者2010年1月在南方醫院確診為直腸癌,給予直腸癌根治術以及淋巴結清掃術,術后病理示:(直腸)高-中分化腺癌,累及腸壁全層;2、雙側切緣未見癌殘留;3、淋巴結癌轉移(3/7);術后給予FOLFOX方案全身靜脈化療6次(具體劑量不詳),并給予盆腔局部放療25次(50Gy)。于2013年1月8日來我院門診查腹部CT,考慮肝多發轉移瘤并肝門淋巴結轉移。2013年1月23日至2013年4月在南方醫院行“希羅達+開普拓”方案化療3療程,后因化療副反應大,后自行停止化療。2013年7月開始出現便秘,間斷有排便排氣,至我院就診考慮“不完全性腸梗阻”,行腹部CT示:結合病史,考慮直腸癌術后復發,肝臟及右肺下葉多發轉移瘤,腸梗阻。胸部正位片提示:1.右肺多發圓形高密度病灶,結合病史,考慮為轉移瘤。2.主動脈硬化。


        入院后明確診斷,給予營養支持、防治水電解質紊亂、胃腸減壓等對癥支持治療,后予腹部深部熱療、排毒、三氧、中醫中藥等綜合治療,患者腸梗阻緩解,予腹腔熱灌注4療程,患者腫瘤縮小,未再出現腸梗阻,病情穩定,定期返院行熱療、排毒、三氧等綜合治療,病情穩定,現正常生活。


        肺癌腦轉移

        患者吳某,男,59歲,因“肺癌腦骨轉移1年余,雙下肢無力3月余”入院。


        診斷:1.肺癌 多發骨轉移 腦轉移 IV期


        患者于2013年5月無明顯誘因出現頭暈不適,當時就診外院,MR檢查示腦轉移瘤,大小分別為25mm×32mm×28mm,6mm×8mm×11mm,28mm×31mm×20mm,病灶周圍見大片水腫區,第三腦室、雙側腦室擴張積液。胸部CT結果提示:周圍型肺癌,并雙肺多發斑點狀及小片狀影;雙肺尖肺氣腫并多發肺大皰;雙側腋窩多發小淋巴結。因頭暈癥狀無緩解,患者于2013年5月行顱腦伽瑪刀放射治療,后于2013年5月23日轉診我院,行全身骨成像提示各處骨代謝增強,提示多發骨轉移。未行放化療治療,予脫水降顱壓、唑來磷酸抗骨轉移、深部熱療等治療好轉出院。2013年9月、10月、11月及2014年1月、3月、5月、7月先后因腰痛、發熱、失眠等不適于我院就診,主要予唑來膦酸抗骨轉移以及深部熱療等治療,患者癥狀好轉出院。3月前患者出現行走困難,進行性加重,現為求進一步治療來我科住院治療。


        入院癥見:患者神清,精神一般,腰骶部及后髂骨持續性隱痛,無伴大腿放射樣、牽扯樣疼痛,雙下肢無力,左下肢明顯,行走困難,自訴近兩月體重無明顯減輕。


        實驗室檢查:

        血常規:白細胞總數(WBC)6.45×109/L,粒細胞百分數(Neu%)69.6%,紅細胞總數(RBC)3.33×1012/L,血紅蛋白濃度(HGB)100g/L,血小板總數(PLT)321×109/L,快速C-反應蛋白(CRP)30.3mg/L;大便常規、尿常規正常。肝功能、腎功能、電解質正常;癌胚抗原(CEA)37.71ng/mL,糖類抗原19-9(CA19-9)1.78U/mL。


        患者拒絕化療和放療,主要給以排毒、深部熱療、三氧治療,每兩月行一次治療,治療周期為2周,經過11月的治療,現患者腦轉移瘤及肺癌病情穩定,無頭暈頭痛,無惡心嘔吐,無咳嗽咳痰,無胸悶氣促等不適,飲食二便正常,現患者維持治療中。


        全身多發性骨轉移

        患者馮某,男,73歲,患者因“體重下降1年余,伴納差、全身多發疼痛3月” 于2009-02-08入院。患者于2008年1月無明顯誘因出現體重下降,發病時無發熱、夜間盜汗,無心悸、夜間多夢,無多飲、多食、多尿,無腹痛、腹瀉等癥狀,曾于外院行胃鏡檢查,提示慢性胃炎,未予特殊處理,發病后1年余體重下降約40kg(110kg減至70kg)。入院前近3月無誘因出現納差、全身多發疼痛(以胸部腰部為重),口服硫酸嗎啡緩釋片150mg/次、每12小時一次可緩解疼痛,伴有氣短、疲乏無力及雙下肢出現輕度指凹性水腫。無視物模糊,無心慌、胸痛、胸悶。無下肢關節腫痛及靜脈曲張,睡眠尚安,納食欠佳,二便正常。門診以“消瘦待查”收入院。


        查體:心肺腹無明顯陽性體征。雙側肋骨、胸腰椎多個椎體棘突壓痛,叩擊痛。


        輔助檢查:血常規示:血常規、肝腎功能均正常,風濕三項、免疫指標均正常,糖尿病6項無異常。腫瘤五項示:CA199 92.75ng/ml, 余項正常。PET-CT示:左側第4、6、11肋骨、胸11椎體、右側恥骨、坐骨糖代謝增高,考慮轉移;胸11椎體病理性骨折。行胃腸鏡檢查未見異常。骨髓穿刺及活檢均正常。


        診斷:全身多發骨轉移性腫瘤。


        綠色綜合治療方案:患者影像學診斷多發骨轉移腫瘤,因患者不宜手術、放化療,因此應用熱療為主綜合治療以期取得良效。給予每2周一次全身中低溫熱療,右臀部局部熱療隔日1次,系統生物反饋治療每周3次,同時給予螯合排毒應用,EBOO每周2次。治療全程配合中藥及針灸治療。患者舌質淡胖,舌苔白滑,脈沉遲,結合癥狀,證屬陰寒凝滯,瘀血阻絡,治以溫陽散寒,活血通絡,方予陽和湯加減,具體用藥:熟地30g,桂枝10g,制川烏(先煎)6g,鹿角膠(烊化)15g,細辛3g,白芥子10g,補骨脂15g,麻黃3g,透骨草15g,當歸10g,威靈仙20g,甘草6g,每日1劑,水煎服。針刺取穴:絕骨、太溪、三陰交、足三里、膈俞、血海、大椎、靈骨、大白、外三關。方法:均用平補平瀉手法,留針20分鐘,每日1次,針刺5次休息2天。艾灸取穴:大椎、足三里、身柱、命門、脾俞、腎俞。方法:每次取2穴,用艾條灸,每穴灸10分鐘,每日1次,灸5次休息2天。耳穴取穴:皮質下、交感、神門、枕、腎上腺、腎、脾、胃、耳尖。方法:用王不留行籽貼耳穴,囑患者每天自行按壓3~5次,每穴按壓3~5分鐘,每周2次,兩耳交替。


        治療效果:患者住院59天,積極治療后周身骨痛癥狀基本消失,無需藥物止痛,飲食正常,體重保持在70kg,無明顯不適,自由行走,生活自理。卡氏評分90。3個月后復查PET-CT,糖代謝較前減低。CA199 10ng/ml,降至正常。患者繼續堅持門診治療,每周接受2次螯合排毒、2次體外循環三氧治療、2次局部熱療、3次系統生物反饋治療,每月一次全身中低溫熱療,連續治療3個月。定期復查PET-CT未見新發病灶。至今隨訪4年余,患者康復情況良好。




        返回上一級

        韩国限制级电影